网约车再战
回顶部
喜欢22
3天前更新244929人已关注

网约车再战

“我本来以为……网约车市场格局定了,好像这个战役就已经结束了,但我现在觉得这个最终局可能还没到。”

滴滴自从去年顺风车事件之后,一路狂踩刹车,曾经几乎放弃这块市场的对手们再度蠢蠢欲动,这场仗无论从哪个角度来看,似乎都要再起波澜。

关注此文集,出行与你我息息相关,更好更快更安全是消费者的诉求,也是企业是否能拿下这场仗的关键。

滴滴活着

滴滴活着

不高估网约车,不低估滴滴

刘 宇 豪195
滴滴顺风车下线一周年:箭在弦上,如履薄冰

滴滴顺风车下线一周年:箭在弦上,如履薄冰

面临监管与舆论,尽管数次试探,它目前依然无法踏出重新上线这一步

界面新闻©14
全世界网约车都不赚钱,滴滴们如何打破僵局?

全世界网约车都不赚钱,滴滴们如何打破僵局?

另谋出路可能是唯一出路

李小猫不爱吃鱼74
网约车市场存在哪些误区?

网约车市场存在哪些误区?

故事听起来总是那么性感,但落地终究回归现实

公路飞行9
网约车遭遇“上海堡垒”

网约车遭遇“上海堡垒”

要科学合理地界定平台责任

冰川思享号©13
文集作者
李小猫不爱吃鱼

李小猫不爱吃鱼

出行文旅互金,有料请私信

投中网

投中网

创新经济的智识与洞见

花四爷

花四爷

这里本来有条个人简介

冰川思享号©

冰川思享号©

汇聚思想,分享锐见

刘 宇 豪

刘 宇 豪

微信:byh4102

读者说

坐了两次,剔除优惠券的情况下价格跟神州,礼橙专车差不多,但是神州的车多是B级舒适车型,但是T3是长安纯电动,乘坐舒适感不是一个级别。从员工激励角度说,T3底薪4000左右,外加全勤奖,服务奖等KPI考核项,没有提成,司机磨洋工明显。司机工作8小时即可,其中需在高峰期4小时确保在线出车,但有司机在高峰期之前把车开的远远的,就不参与高峰期了,只出工不出力。从安全性角度说,跟神州差不多,优于礼橙专车。员工上车后扫脸启动,这时候神奇的事来了:后台能根据车辆上线时间判断司机工时,但是司机必须钉钉打卡,并拍7张照片打卡成功,完完全全的多此一举,降低工作效益和司机满意度。当然了原因只有一个:有金主爸爸阿里在,钉钉强势要求可以带来新增活跃用户,为将来卖个好价钱添砖加瓦。 总的来说,大国企的思路和做派,成不了。

《“富二代”公司T3出行,想给网约车一粒“药”》

这眼光太浅薄了,滴滴的身份早就不是一家互联网公司了,西北反恐,西南扫毒,新业态联席会议和战略后勤部队排排坐吃果果,随老大去巴拿马,在北京见李显龙,剑指运河和马六甲,国际化盯住墨西哥,巴西,智利和秘鲁,渗透某国的后院,吸收数百万退伍军人当司机,解决数千万青壮年的劳动力就业,与XX系统交换数据,这分明是大棋局里面的一个棋子,下棋人只会让这枚棋子更加强大和好用,可笑还有人给他算成本,算融资,市场已经是影响滴滴未来因素里面最微不足道的一个了

《留给滴滴的时间已经不多了》

相比起出租车公司,滴滴算是又大又软的柿子

《我看滴滴顺风车是要疯》

滴滴早就不是网约车的初衷了,网约车最早是希望利用非营运的私家车来缓解打车难以及交通压力,但是随着资本监管以及各种力量的介入,变成了现在的样子,实际也可以理解,变成了民营版的出租车公司,一样高抽成,而且还没有出租车的招手停,只能被平台派单,对下属车辆的控制甚至远超出租车公司。至于zf的监管,基本是套用对出租车公司的监管办法,对于上海,沪籍沪牌只要在,就是紧箍咒,平常也许睁一只眼闭一只眼,但是如果有风吹草动,这一条就可以卡死绝大部分的网约车。监管总是滞后于现实,一封了之也绝对不解决问题,滴滴已经深入人心了,讽刺的是,曾经上海引以为豪的出租车服务不但没有因为竞争变得越来越好,越来越便宜,反而服务越来越差了。网约车和出租车的竞争没有向有利消费者的情况发展,而是到了如今的地步,这后面的原因才是值得深思的。

《网约车遭遇“上海堡垒”》

滴滴到底是一家什么样的公司?或者说网约车模式从根本上讲想要建设成一种什么样的模式?能不能走通?我建议作者们更多的脱离那些所谓互联网、咨询分析、商业模式的套路,更应从中国城市交通的模式,以及网约车发展的历史轨迹和那些公司的野心去理解。我建议重点关注几个方面,出租车撮合交易的产生、行业垄断的愿景、Uber入华与技术扩散、移动支付大战、黑车整编与情色擦边球、补贴与红包、资本超前与监管滞后的对抗、大而不能倒与绑架民意、城市交通的安全与公平。

《滴滴活着》

滴滴抽层那么高还不赚钱,到底是业务本身不赚钱,还是自己乱花得太多了

《全世界网约车都不赚钱,滴滴们如何打破僵局?》

真好,本文说滴滴现在已经没钱了,在一级市场融不到资,并排的另一篇写文章的说滴滴刚刚融了50亿美元,现金充足。 真的什么都是这些写文章的说了算。

《留给滴滴的时间已经不多了》

如果真有绝对的安全,那警察也可以下岗了

《我看滴滴顺风车是要疯》

因为这个社会习惯甩锅的人太多,键盘侠和有关部门都是甩锅高手,滴滴也没办法。

《我看滴滴顺风车是要疯》

当一个企业开始说自己不赚钱了,那便是这个企业最赚钱的时候,这种就公关做得好,自己先打自己一大巴掌,然后装穷,这样就不会枪打出头鸟,便可继续闷声发大财

《留给滴滴的时间已经不多了》